加盟店突然闭店消费者退款难 鱼乐贝贝为何频现跑路?

加盟店突然闭店消费者退款难 鱼乐贝贝为何频现“跑路”?

■本报记者 陈岩鹏

见习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花了4000多元,办了50次的卡,没想到才用了10次店铺就关门了,以后这种卡还是要谨慎办理啊。”一位来自北京的宝妈向记者感慨道。

据记者了解,该名宝妈在位于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的婴幼儿游泳水育早教品牌“鱼乐贝贝”加盟店(下称“鱼乐贝贝马家堡店”)办理的会员卡,没想到用了没几次老板就闭店了。由于其经营模式为充值购卡后提供服务,所以造成包括她在内的300多名消费者退卡难、退款难,保守估计涉及金额已经达到30万元。

随后《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鱼乐贝贝马家堡店的实际经营人白文竹,据了解其与前经营人因为转让等问题出现纠纷,目前正在走司法程序,所以只能暂时闭店。至于消费者的赔偿问题,需要等法院判决出来后再进行解决。

目前,北京大红门工商所已经介入并帮助沟通、协调。

而鱼乐贝贝马家堡店突然闭店的情况并非个例。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鱼乐贝贝属于连锁加盟品牌,现在北京共有93家加盟店。今年以来,鱼乐贝贝密集爆出闭店、老板跑路等消息,仅北京一地就有9家加盟店关门,占地区加盟店总数的十分之一,波及近千名消费者,上百万卡费下落不明。

百名消费者退款难

8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实地探访了鱼乐贝贝马家堡店,发现那里已经大门紧锁、人去屋空。墙上还贴着一张醒目的海报,上面写着“暑期特惠,2000元畅游”,特惠截止日期为7月31日。据了解,很多消费者都是在这家店刚刚办了卡或者续卡,但刚带着孩子游了几次商家就突然关门了。

随后,记者加入到“马家堡鱼乐贝贝微信群”内,群里已有近90名消费者表示自己的卡内仍有余额,需要店家进行退款或置换为通卡。其中一名消费者晓颖提供的信息显示,鱼乐贝贝马家堡店闭店前约有300多名消费者办卡,如今他们的卡内剩余金额最低为200元,最高为9920元,普遍集中在1000元-3000元之间。

至于这家店为何关门,晓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店内有一名法人李文虎,两名合伙人白文竹、雷凤枝,这三者之间存在矛盾纠纷,造成店铺无法正常经营。

随后,记者联系到白文竹,她表示,李文虎在2018年7月将店铺转让给自己,但是相关的工商营业执照、与房屋租赁方签订的合同都未更名,造成无法正常经营。并且,李文虎经营期间的办卡客户全部由自己接盘,给自己造成了损失,李文虎也存在隐瞒店内漏水等问题。目前已经将其告上法庭,要求其退还转让费,对于消费者赔偿问题,要等到法院判决出来后再进行解决。

此外,白文竹指出,自己与另一位合伙人雷凤枝之间也存在经济纠纷,对方多次做出遣散员工、抱走电脑、断水断电等偏激行为,致使店铺无法正常营业。

而李文虎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工商营业执照等未更名不影响白文竹正常经营,更名不是不办,而是白文竹自己申请不下来。办卡客户让白文竹接盘也属于行规,否则转让费不可能那么便宜。并且店内漏水他也在积极帮助白文竹解决,还找了工人去店里,不存在逃避责任、隐瞒等问题。

此外,对于店铺经营问题双方也未达成一致,白文竹表示自己处于亏损状态,目前已经垫付了近10万元。李文虎则指出,自己此前经营一年多始终盈利,并且店内经营情况一直很好,怀疑白文竹数据造假。

这三人之间的矛盾纠纷,最后消费者却成了最大的牺牲者。目前,消费者已经联合向当地大红门工商所报案。工商所表示十分重视,正在积极沟通、争取协商解决,并要求消费者整理消费转账记录、办卡时间、办卡金额等材料进行提交。

大红门工商所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仍处在调查取证阶段,等证据齐全了,联系到法人后才能进行立案。立案后的处理时间约为3-8个月,处罚结果需要依实际情况而定,由于现在证据还不齐全,所以一切还不好说。8月8日,大红门工商所组织了三位合伙人现场进行调解,消费者也可以派代表到场。

频繁跑路的加盟商

不过,鱼乐贝贝加盟店倒闭、老板跑路并非个例。经《华夏时报》记者查询,在维权平台黑猫投诉上,此类案例比比皆是,至今无一例得到解决。

黑猫投诉平台显示,在2018年底至今,仅北京一地,就有北苑店、北辰店、定福庄华联店、活力东方店、清河营东路店、兴隆家园店等9家鱼乐贝贝加盟店突然闭店,涉及人数达上万人。并且上海、南昌、成都、唐山等地也密集爆出“鱼乐贝贝”关门、消费者退款无门的消息。

如此频繁的闭店、倒闭,鱼乐贝贝总店是否存在加盟模式问题,或者有管理不善的责任?

《华夏时报》记者于8月6日中午拨通了鱼乐贝贝总部电话,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总部当天下午会回电解答记者问题,并记下了记者的联系方式。然而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收到任何回应。

某鱼乐贝贝前加盟商则对本报记者表示,鱼乐贝贝每年会收取他们1万元作为使用管理系统的费用,并且在员工入职前会组织统一培训。但是在加盟时,总部并未告知他们后续出现任何经营问题,总部概不负责,一切后果由加盟商自身承担。

此前,有相关媒体暗访鱼乐贝贝的招商顾问,招商顾问表示,加盟商只要一次性缴纳25.6万元,即可获得鱼乐贝贝的品牌授权、开店所需的全部设备,以及品牌指导服务,“一次加盟,终生服务”。并且总部除了提供服务外,并不会干涉、监管加盟商的财务运营,也不会监管加盟商如何使用提前收取的会员费用。

这种模式无疑为加盟商频繁跑路埋下了隐患。

天眼查数据显示,北京鱼乐贝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为5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推广服务,经济信息咨询,家政服务,承办展览展示活动,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保洁服务,市场调查等。公司大股东为宋继武,持股比例达到99%。

截至目前,鱼乐贝贝已收到16份开庭公告,105起法律诉讼,大部分均属于特许经营合同纠纷,即与加盟商之间的官司。并且,在2018年间,鱼乐贝贝因要求被特许人在订立特许经营合同前支付费用、未在每年第一季度将上一年度订立特许经营合同的情况向商务主管部门报告、特许人在推广、宣传活动中,有欺骗、误导的行为等,多次被北京市商务委、北京市工商局处以行政处罚。

《华夏时报》记者在官网上看到,鱼乐贝贝于2012年开始全国招商加盟,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鱼乐贝贝经营管理模式,利用信息管理平台,远程管理门店经营中每一个细节。短短两年时间,在北京市朝阳区、通州区、丰台区、大兴区、怀柔区、顺义区、房山区、昌平区、外埠的广东、福建、内蒙古、黑龙江、吉林市、辽宁、河北、山西、山东、甘肃等地开设了2000多家门店。

达到当天最大量